黄冈生活
浙江省

走进故郡遗址考古现场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8

故郡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无人机拍摄)。

故郡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无人机拍摄)。

7月1日,早晨7时的阳光已经有点儿烤人了。在行唐县故郡遗址,考古队员们蹲在探方里,小心地用手铲“刮面”。

“‘刮面’其实就是用手铲将探方里的平土面刮平,每一铲要薄、要匀,同时观察土质土色变化。”田红娟说,“刮面”是进入田野考古的“第一课”。

考古队员们正在探方里用手铲“刮面”(无人机拍摄)。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故郡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张春长说,考古发掘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工作,从勘查确定发掘区,到发掘文物、采集文物信息,再到最后的发掘区回填及资料整理,整个过程有很多工作要做,不仅要耗费体力和脑力,还要有非同一般的细心和耐心。“刮面”对考古队员来说,仅仅是考古工作中的一个细小的环节。

考古队员正在对文物进行发掘保护。

自2015年起,由省文物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石家庄市文物保护研究所和行唐县文保所联合对故郡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目前,已发掘城壕1道、房址1处、陶窑5座、水井70眼、灰坑528座、墓葬77座、车马殉牲坑8座,探出墓葬等重要遗迹450多处。在这些遗迹中,出土金、铜、玉、陶、贝等各类文物1800余件(组),豪奢车队更是先秦车马殉牲制度的珍稀标本。

考古队员正在对文物进行发掘保护。

近5年的发掘过程中,考古队员付出了极大的辛苦。“我们的工作时间是起早贪黑跟着太阳转。”张春长说,考古工地工作时间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调整,近期的工作时间是6时至10时和16时至20时。

考古队员正在对文物进行发掘保护。

盛夏时节,考古队员们要忍受烈日曝晒和热浪的侵袭。“不停地出汗,每天都得喝藿香正气水来预防中暑。”考古队员田红贤说,“刚开始第一次野外作业看别人都戴着帽子,身上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两只眼睛,还觉得大热天这种装束很奇怪。但三天以后我就理解了。”因为仅过了三天,她的胳膊就被晒红了,一摸就疼。

考古实验室内,张春长指导队员们对外表装饰奢华的车厢进行发掘保护。

“晴时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吃不了苦,考不了古。”张春长说,这就是田野考古的工作状态。除了高温,让人更难受的还有蚊虫,夏天蚊子嗡嗡地乱飞乱咬,喷花露水都起不了多大作用。

部分墓坑比较深,队员们需要不停地上上下下。

除了身体的劳累,考古人心里还有一份愧疚——孩子成长、父母生病需要照顾时,他们却常常不能陪伴左右。故郡考古队里的95后文物修复师胡越,三个月才回一次家,最长的一次半年多才回去。

95后的胡越正在修复文物。

目前,故郡遗址确定遗址墓地面积约50万平方米,大体可认定属于鲜虞、早期中山国等北方族群的贵族墓地,为研究北方族群华夏化进程提供了实证。2018年年初,行唐故郡遗址成功入选“2017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考古队员正在对文物进行发掘保护。

“考古,无时无刻不在考量着队员们的耐心和责任心。”张春长说,每每看到这些“灰头土脸”的队员们,他打心眼里心疼,同时也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他们用手铲碰触一个消失的世界,努力寻找历史的真实。(记者赵杰、赵海江 文/图)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文化惠民走进望佛桥

  • 深思熟虑后犯罪以为“也许没事”?结果栽在...

  • 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案办结,214万债务仅需...

  • 任正非:华为的5G和核心网产业已不需要美...

  • 云南漾濞挂职女县长的微信日记

  • 走进故郡遗址考古现场

  •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移交的第24批举报件办...

  • 河北教师资格考试要报名啦!只有4天时间,...